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
关于国昇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188-2022-5007
首页
关于国昇
侦探新闻
调查案例
出轨取证
联系我们
侦探新闻

行业新闻

顾国平向佛山市公安局禅城分局提起行政不作为和行政赔偿一案

发布时间:2021-01-23

顾国平向佛山市公安局禅城分局提起行政不作为和行政赔偿一案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断

(2006)佛祖中法行字第2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顾国平,男,汉族,1963年1月14日出生,现生活(略)。

律师:曹建东,广东大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佛山市公安局禅城分局。地址:佛山市禅城区清水一街1号。

法定代表人:王敬穗,主任。

律师:杨金辉,佛山市公安局禅城分局干部。

律师:佛山市公安局禅城分局干部郝小辉。

上诉人顾国平对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的行政裁定不服(佛山市法律刑初字第157号第200号,关于起诉佛山市公安局禅城分局的行政遗漏和行政赔偿。)该法院依法成立了一个合议庭来审理此案,目前已结案。

在原始审判中确定的事实:2004年7月9日,原告向被告报告:由原告经营的公司与格拉纳达有业务往来,该公司正在开一张空白支票佛山侦探,并且该公司正在付款资产转移和隐瞒,公司的负责人和其他雇员已经逃脱,隐瞒或解雇,涉嫌票据欺诈,并要求公司承担刑事责任。当天,被告接受了原告的报告,开始了调查取证工作,并对相关人员采取了留置措施。此后,被告认为,他无法提供证据证明格拉纳达负责人蔡祖利和其他人具有票据欺诈的主观意图,因此未采取刑事胁迫措施。 2004年11月4日,原告向被告提出了国家赔偿申请,理由是被告在收到报告后没有立即审查此案佛山取证公司,也没有采取任何紧急措施。 2004年12月22日,被告作出“确认决定”,驳回了被告的申请。还发现,2005年3月31日,被告作出“立案决定”,决定立案调查合同诈骗案。但是,被告人没有向原告提供“立案宣告书”。原告认为,被告没有正确履行职责是行政上的疏忽,直接造成了经济损失,因此在本案中提起诉讼。

原审认为,本案中的行政纠纷的重点是:1、被告是否执行了《刑事诉讼法》明确授权的行为;2、原告是否起诉被告人行政不作为;3、被告是否应赔偿原告的损失。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若干执行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公民,法人或其他对下列行为不满意并提起诉讼的组织不在人民法院的行政诉讼范围”:二)“依照《刑事诉讼法》明确授权的公共安全,国家安全和其他机构”,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3“调查,拘留,执行逮捕,刑事案件的预审,公共安全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于2004年7月9日接受原告的刑事报告后,依法展开了调查,并采取了留置权。针对相关人员的措施,在本案“开庭决定”中,合同欺诈案被立案侦查,被告的行为是犯罪。最终的司法行为,他执行了法律规定的“刑事诉讼法明确授权的行为”。因此,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的行政诉讼范围。其次,被告依法履行了法定职责,没有行政上的遗漏。原告指出,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和《公安机关》的规定,被告人没有将是否开庭的决定通知原告,在履行职责方面疏忽大意。 《刑事案件》没有规定公安机关通知原告的有关程序和采取刑事调查强制措施的期限。因此,被告的执法程序没有违反法律,并且原告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我支持再次,关于原告提出的国家赔偿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被告只有在非法行使职权并损害原告合法权益的情况下,才有责任赔偿。权益。如上所述,本案中的被告没有违反法律,也没有采取行动。原告的损失不是由被告造成的。原告的要求不符合国家赔偿的要求。因此,原告的请求没有法律依据,因此不受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若干执行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一)和(四))的规定,原告顾国平的诉讼请求被驳回,案件受理费为100元。由原告顾国平负担。

上诉人顾国平不服原判,并提起上诉,说:上诉人在提起刑事案件裁定之前,要求听取被上诉人的不作为,原审法院经审理后对此行为进行了审查。关于刑事案件的裁决,这是事实错误。 。根据双方在审判中确认的事实,被上诉人在接到警察后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有效援助保护上诉人的财产权,这导致犯罪嫌疑人转移财产,上诉人的债权受到挫败。他的行为违反了《警察法》第二条,第六条和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构成行政疏忽。一方面,原始判决认为该案不在行政诉讼范围之内,另一方面,它对该案做出了实质性判决顾国平向佛山市公安局禅城分局提起行政不作为和行政赔偿一案,这是自相矛盾的。此外,该案的事实和性质不涉及国家机密,但原法院并未公开盘问被上诉人提供的部分证据,这违反了法律程序并影响了该案的公开审判。因此,要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确认被上诉人没有依法处理上诉人举报的不作为,并作出判决赔偿上诉人损失。